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王博客

三十年来为国家,革命精神志无他;西南百战英风起,马革裹尸卷日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摘录: [评论随笔]历史很复杂----比如方先觉  

2010-04-05 10:56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   蒋介石在衡阳陷落一周后,终于作出了安排:“派第79军接防衡阳近郊任务;第46军调回广西,归还第四战区建制;第62军待交防后,在洪桥集结待命......”
    
  蒋介石的这个命令是让国军部队退出衡阳战事,但已经为时已晚了。第79军刚接防到第62军、46军的阵地,立足未稳,日军第二天便包抄夹攻过来,一路突进,第79军防线太长,防守未及一天便败下阵来,全线崩溃。第62军刚交防一天,才向洪桥行进,日军便追击上来。第62军的157师被包围,好不容易钻出重围,这样一路紧跑,日军则一路紧追,跑到洪桥时根本无法立足,以前构筑好的阵地也只好放弃。之后,日军抄近路,部队只有仓促应战,杀开血路后撤。一路日军则直插洪桥到祁阳的道路,部队只有钻山路小道,辎重全部丢弃。第46军一个师被堵在了铁路以东,部队失去控制,军找不到师,师找不到下属个部队,只好各自突围。第79军情况更糟,被日军一路追着打,一直到祁阳以东才收住脚步。
    
  这时,第79军和46军接到军委会命令,到冷水滩湘桂铁路附近及其以北地区占领阵地,阻挡日军部队进攻。日军也毫不停歇,立即兵分三路,中路日军2个师团沿湘桂铁路向冷水滩方向开来,右路1个师团由衡阳出发经宝庆边界芦洪市向东安县方向进发,左路2个师团也由衡阳出发,溯湘江而上,直插零陵。显然,第79军和第46军的防守侧翼受到左右两路日军的包抄夹击,第62军已经从洪桥北侧的山区转向武冈方向,一时难以收拢回来。
    
  于是,第79军、46军两个军只好匆忙构筑工事防御。但喘息未定,9月2日,日军主力部队已经沿湘桂铁路北来,与前沿部队接了火。激战两日,双方互有伤亡。日军向零陵方向前进的两个师团已经越过祁阳以南地区的湘江西岸;由保庆方向向东安前进的日军,其先头部队已经越过芦洪市。这两路日军已经形成对第79军和46军的包围态势。第79军军长王甲本下令各部队撤离阵地向东安县方向转移。
    
  9月6日晚,第79军军部在东安县玉七亭附近与日军包抄部队遭遇,军指挥部受敌骚扰。王甲本军长命令本军第98师292团扫清前进障碍,占领山口镇,以保证军部安全通过。但第292团团长王卓如行动迟缓,贻误战机,山口镇被日军侧翼骑兵搜索部队抢先占领。当此危急时刻,王卓如未能及时反击,也未能将情况报告反馈到军部。
  
  9月7日天刚破晓,第79军军部先头部队手枪连已通过玉七亭坡下到山口镇东侧的平缓地带。王甲本率军部人员及直属部队以单行纵队在后跟进。刚过玉七亭下坡,一军部参谋在望远镜里看到山口镇村庄有无数高头大马疾行而来,虽然已经命令王卓如团占领山口镇,但哪里有这么多骑兵?
  
  王甲本将军等人停驻下来,感到情况不妙。顷刻间,手枪连已经与日军骑兵部队接上了火。军部伫立的一干骑马人员立即成为日军骑兵部队攻击的目标。其中,王甲本中将的目标最为突出。日军的机枪火力集中向玉七亭坡下扫来,同时,日军骑兵一部一路直奔王甲本军长一行而来。
    
  王甲本与副官们急忙还击,拨马撤至玉七亭东侧,身边只剩下侍从副官吴镇科,王甲本已经中弹负伤。但他行伍出身,鞍马娴熟,依然还击不缀,被日军10余骑团团围定。王将军负伤坠于马下,仍然与日军骑兵作殊死搏杀。待部下找到他的遗体时,但见他浑身多处荡伤刀痕,面部受到重创,双手被刀锋绞得血肉模糊,显然是与日兵搏斗到最后一息。吴副官也残死刀下。
  
  官兵们含泪收硷了王甲本军长和吴副官的遗体。因战情危急,只好就地草草埋葬在山口铺东北侧的芭蕉村张家冲后山坡上。
  
  王甲本将军时年43岁,云南讲武堂毕业,在滇军中颇有功名。在抗战中,身为高级将领,与敌徒手搏斗而壮烈牺牲者鲜有此例。

 

       民国三十四(一九四五)年八月十四日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;我八年浴血抗战,终于获得最后的胜利。当时的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公,轸念我“衡阳保卫战”孤城喋血达四十七昼夜之久,伤亡官兵达一万五千余人,其中以身殉国者亦达六千有余,忠勇壮烈,足式千秋;乃于三十五(一九四六)年二月间,特令笔者遄赴衡阳,搜寻我阵亡将士遗骸,集体营葬,建为烈士公墓,以慰忠魂,并供我炎黄子孙世世代代凭吊追思,永志不忘。
  
  事实非常明显,委员长之所以指派笔者去办这件事,是因为笔者愧为“衡阳保卫战”中未死的一员(衡阳作战时,笔者任第十军预备第十师师长,负责城南主阵地之守备),对衡阳的地理环境、战争进行以及敌我决战地区等等,都了如指掌的缘故。奉令之后,我立即摒挡一切,从重庆直飞汉口,取道长沙,奔抵衡阳。当时我的心情至为复杂,值得安慰的是:我终于能为我衡阳并肩作战而死的同胞,料理一点后事了。虽然为时已经太晚,总算能有一个机会,略尽我这后死者的一点心意。值得忧虑的是,时日隔得太久,官兵骸骨必然散佚很多,我怎样才能把它搜集齐全?最少也应该做到,不使任何一根忠骨暴露荒郊,才能不负领袖的付托,聊慰我先烈在天之灵于万一。但是,我能办到吗?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我透过地方政府征雇民夫,无奈衡阳在战争中,曾经完全彻底成为一片瓦砾,如今光复未久,百废待举,人力极为缺乏;在加上搜寻骸骨的工作不比寻常,一般人都不愿意担任。幸好前第十军官兵劫后滞留在衡阳附近地区者六十余人,闻讯而与我连络。他们都自告奋勇,不要求任何报酬,愿为死难的战友做最后的服务。我们同心同力,起早歇晚工作了四个多月,共得忠骸三千余具,为建烈士公墓于张家山之巅,至六月底才算功德圆满。
  
  现在回想那一段搜寻忠骸的日子,我们差不多每天都是一边流泪一边工作。这“古战场”并不“古”;不过一年半之前,这些‘古人’都是生龙活虎般的战斗伙伴。如今嘛!这“古”战场已经荒草没头,锈损的枪支、弹壳、炮弹炸弹破片……遍地皆是;惨白色的骸骨东一堆西一堆,横七竖八,零乱的、随意的,似乎被人不屑一顾地弃置在那里;而草长得最高最茂盛的地方,也必是骸骨最多的地方!不过一年半之前,这些骸骨都还是国家的好男儿、父母的爱子、春闺的梦里人,敌人的枪弹、炮弹、炸 弹没有“碰”上我们。否则,今天又不知道是谁来捡我们的骸骨了!
       开头几天,我们三、四人一组,分头捡拾暴露在外的忠骨;地上的捡完了,我们开始挖掘埋在地下的骨骸。如果当初是被草草掩埋的,挖掘起来倒还罢了;有时我们挖掘到埋葬较深的窟穴,尸体尚未完全腐烂,奇臭难当,何止令人做三日呕!不得已,我令人备办纱布口罩,多洒香水,人各一“罩”,才能勉强继续我们的工作。我们把挖出来的忠骸,抬到池边洗净,也遍洒香水;所以在营葬时,香气四溢,已不再有任何臭味了。
  
  有些被好心人埋得很深的忠骸,尸体尚称完好,甚至军服、子弹带都完好如初;我们实在无法也不忍为他们拆骨迁葬,只好又把他掩埋起来。有人哭哭啼啼的寻找其亲人的遗体;侥幸找到了的,都已经运回原藉安葬了。当然,在战争中头骨破碎的死者为数极多,共得三千余具,已经是够多的了。据此以推测官兵死亡在六千以上,也应该是很正确的。
  
  忠骸搜集完成之日,我们请了一位摄影师摄影存照。我面对这座高约丈余忠骸堆成的山丘,直觉其巍峨神圣,壮丽无比!我在心中默默祝祷:“弟兄们,安息吧!你们没有白死;日本已经投降,国家已经因你们之死而得救,你们是求仁得仁了。”然后我们把忠骸逐一移入墓穴安葬。不知怎的,我忽然鼻头一酸,禁不住悲从中来。泪如雨下。啊,弟兄们!弟兄们!我敬爱的弟兄们!若非我身历其境,又怎能体会到这“求仁得仁”的背后,竟隐藏了这么深重的悲怆!
  
  椎心,泣血,默哀良久;然后,我们在这三千余具忠骸的合葬冢前,合力竖立一块巨大的石碑,题曰“陆军第十军衡阳保卫战阵亡将士之墓” 。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